首页

甲骨文自被发现以来,殷墟甲骨流散至14 个国家,总数超2.6

日期:2019-12-02 12:44:57 阅读量:218 作责:匿名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40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原标题为《殷墟甲骨文海外流传》,严禁私自翻印,侵权行为必须追究。

文/图高朝

尽管远东炼油厂的甲骨被及时发现,但在1949年之前,相当一部分甲骨仍散落在海外,数量惊人。根据现有的历史资料,自1899年发现甲骨文以来,殷墟甲骨已流传到14个国家,共计26,000多块。

日本近一半的海外财产是由日本学者或在中国的收藏家获得的,或者是由中国学者带到日本的,其中一些在日本侵华期间被日本调查组从安阳盗走。加拿大的大部分财产是传教士怀履光和明义士在中国获得的,他们分别于1934年和1948年将这些财产运往自己的国家。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前,美国和欧洲的大部分甲骨都是由中国的传教士从中国村民和古董商手中购买并转售到不同国家的博物馆。这是骨骸流动的三个主要方向。来自欧美的学者和传教士、日本收藏家和后来的侵略军、生活在国外的中国学者、北京和上海的古董商、河南安阳小屯村的村民共同塑造了今天海外甲骨文收藏的局面。

分散的开始

1903年,王易蓉发现甲骨才四年,他在清宫祭酒。王本人在八国联军的炮火中丧生。甲骨文科学这一时期的核心人物是刘娥,他是王易蓉的密友,也是清朝外事部门的前官员。今年,刘娥从收藏中挑选了1058块甲骨,并与罗振宇合作组织出版了甲骨史上第一幅“铁云藏龟”的描述。刘娥一生收集了5000多块甲骨文,每一个条目都必须仔细记录。他死后,收藏品散落一地。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雨馨在他的《中国甲骨文》一书中说,“铁云藏龟”已经把收藏家手中的古董甲骨文变成了可供学者们使用的科学材料。

然而,甲骨文的研究价值也引起了当时生活在中国的西方传教士的注意。

1903年至1908年,美国传教士弗兰克·查尔方特(frank h. chalfant)和英国浸礼会传教士塞缪尔·库林(samuel couling)共同购买了大量关于骨骼或龟壳的档案。方法莲曾在1908年的一封信中写道:“最烦人的是卖家想以250美元的价格批量出售。我买不起,我甚至没有考虑买下所有的460。”250美元的要价对当时的传教士来说并不便宜。它现在的购买力相当于7000美元。为此,图书馆资金不足,芳两人选择先收藏和购买一批,复制研究成果,将手指甲转售,然后继续购买新发现的指甲。收购Ku和方舟子的大部分收益随后被转售给英国和美国的博物馆。方法信中提到的460块甲骨由他半价购买,然后卖给美国卡内基博物馆。

1909年,德国学者约翰内斯·威尔茨(johannes wirtz)先后在青岛等地购买了711件甲骨,然后卖给德国柏林民俗博物馆,形成了德国甲骨的主要部分。

1911年,俄罗斯古地理研究员尼古拉·里哈契夫(Nikolai Rihachev)从山西官员那里购买了199块甲骨文,并进入了该国博物馆。

排名较低的其他欧洲国家,除了中国收藏家捐赠的几块骨头,如罗振宇捐赠的瑞典26块骨头,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在中国的学者和传教士获得的。

在持续高价收购的刺激下,1904年冬天安阳小屯村发生了第一起有组织的抢劫案。根据著名甲骨学者董作斌、胡厚轩撰写的甲骨年表,地主朱坤带领佃农在小屯村北洹河南岸的土地上搭建凉棚、造灶、长时间挖掘,获得甲骨计数车。直到战斗爆发,县政府才下令停止。

从方法的收集开始,估计在早期欧洲和美国购买了5000多块甲骨,但这一总数很快被加拿大和日本“超过”。随着一位日本学者和一位年轻的加拿大传教士的到来,小屯村的甲骨文被更直接地收集起来。

日本

1945年3月10日,日本东京在战败前夕再次遭到盟军空袭。千代田区九龙区富士丁健大厦发生火灾后,清理现场时发现了成堆的动物骨头和龟壳。

宅邸的主人当时是日本著名的篆刻大师川井真郎。川井家族的甲骨文收藏来自田仲卿、高建三井等人。他们是第一个将甲骨文从中国带回日本的人。被日本学者视为现代日本甲骨文科学先驱的林太福,也从甲骨文中看到甲骨文并开始研究。

1900年冬天,川井信郎在田中敬太郎的陪同下,从日本来到中国。他由罗振宇介绍,受到中国篆刻大师吴昌硕的崇拜。三年后,他从书房回来,住在东京千代田区三井高建的豪宅里。三井高建是日本财阀三井家族的一员。他甚至比中国研究员罗振宇更早就派人去安阳收集甲骨文。他在东京的收藏后来发展成为著名的三井图书馆。田仲卿太郎是日本皇家书店家族的后裔。他经营的中国书店“文唐球”在东京文化圈很有名。郭沫若、鲁迅、郁达夫等人在日本学习期间经常来这里参观。

从1901年邱暐议唐建设到1923年东京大地震期间,田仲卿太郎多次到北京买书,还带回了一批批甲骨文。仅在1905年,田中就买了100块甲骨文并带回东京。林太富立即买了10件。当时,“铁云藏龟”已经传入日本,但怀疑是中国人伪造的。林太福在看到真正的甲骨后写了一篇文章《清代河南省汤阴县发现龟甲兽骨》,在日本引起轰动。林太福还于1918年专程从日本来到安阳的小屯进行野外发掘。回国后,他发表了《殷墟遗址研究》。在这篇文章中,他声称是第一个以学者身份参观殷墟的日本人。

根据日本学者松茸幸雄(Yukio Matsumara)的说法,到1919年,东京的收藏家拥有4000多块甲骨文,其中大部分是被收购的。甲骨文当时并不便宜。大约在1926年,北京琉璃厂的古董商对甲骨文报价为10日元/字,这大约相当于在日本学习一个月的留学生的生活费。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根据殷墟考古队前队长唐继根(Tang Jigen)发表的一篇文章,日本侵略者占领安阳后,日本学者越来越频繁地参观殷墟,这显示了甲骨文流失的概况。1938年,日本庆应大学文学系和东方文化研究所分别组织考察团来到安阳进行考古。1939年,石木武定被当地村民挖掘出来。日本人试图获得它,但失败了。从1940年到1941年,东京帝国大学也发掘了安阳,在此期间获得的文物本应运回日本。此后,从1942年到1943年,驻扎在河南的日军利用当地土匪抢劫殷墟。因此,日本拥有最多的海外甲骨和战后最值得怀疑的地方。

罗振宇住在日本京都时,带走了大量甲骨文。京都大学现在有3000多所这样的学校。然而,根据日本历史学家贝冢茂树的推测,京都大学甲骨文收藏的相当一部分实际上是在1920年被盗的,而不是由罗振宇本人带到日本的。

根据胡厚轩的统计,日本甲骨文共有31件公开和31件私人收藏,共计12443件。松丸道雄认为,约有8,200片可以确认,近4,000片仍下落不明。

明义士

佩皮拉路入口西侧有两棵高大的雪松。第一个位置在西雪松以南大约六英尺处。

一只死狗被埋在鲁兹和卡迪家之间围栏入口的东南面。

在鲁思房子的东边,靠近东西雪松栅栏的地方,附近有一个废弃的坑。

……

详细说明是1942年加拿大传教士明义士为了避免日本人抢劫而藏起来的殷墟“藏宝图”。

明义士本人在甲骨文科学史上颇有争议。

1932年秋天,明义士应邀在齐鲁大学教书。从安阳教区开始,他把一批在传教期间购买的文物装进9个箱子,然后用马车从豫北运到鲁西再运到济南。这些文物成了他的教材。后来,当日军占领济南时,齐国大学的师生被迫将文物埋在地下。明义士当时在加拿大度假,1957年死于多伦多。由于战争和身体原因,他无法返回中国。假期成了他对文物的告别。

齐大时期,明义士曾计划收集他分散的收藏品,并捐赠给齐大。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写信给他的儿子明德重申此事,但后者未能履行诺言。

明义士与甲骨文的关系源于他的转会。1911年,明义士被转移到位于河南省张德地区的加拿大长老会传教站,后来成为安阳县。1914年,明义士发现了他的第一枚钉子。明义士在《殷墟卜辞》的序言中描述说,他骑着一匹老马从教堂出发,沿着城市崎岖的道路一路向北走到洹河。那时,种植棉花的农田刚刚犁过,农民们会把挖出的碎陶片扔在路边。他沿着这些破碎的陶器碎片沿河而上,直到他被一个提着篮子摘柳树的乡村男孩拦住。“你喜欢骨头吗?”"我喜欢它,尤其是上面有字的龙骨."因此,村里的男孩带领外国人骑着白马来到了“龙骨”的源头。覆盖着白色断骨的小斜坡成为明义士收集甲骨文的起点。根据殷墟甲骨文中的序言,到1917年3月,他拥有超过5万块甲骨文。

然而,在明义士收集的甲骨文有31,516枚,其余大部分都在以前的战争中被毁。这些幸存的骨头中大约有1/7也被运到了加拿大。

当年由齐达之“藏宝图”标记的这批文物幸存了下来。抗日战争胜利后,他们中的一些人被挖了出来。其中,2369块甲骨抵达加拿大驻南京大使馆,现存放在南京博物馆。新中国成立后,齐达用当年的“藏宝图”找到了剩余的文物,并移交给山东省博物馆。此外,20,364块甲骨文被从明义士当年任教的北京语言学校移走,现在藏在故宫博物院。

在他去世之前,明义士在他的信中描述了运往加拿大的藏品,这些藏品和当年的齐达“藏宝图”一样详细。这应该是他最初的想法:

在天津麦克尼斯先生的阁楼里,它们被密封在主阁楼的烟囱后面。其中有两个大木箱,里面有两个镀锌铁盒。骨头被放在铁盒的抽屉里。除了弗朗西斯和艾文,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一直想回到中国。......这些东西应该留在中国。

然而,这些珍贵的收藏品并没有回到中国。明义士去世三年后,他的家人将大部分骨骼捐献给加拿大安大略省博物馆,连同怀履光等人捐赠的2000多块骨骼,构成了目前加拿大7407块骨骼的主要部分。

数字背后

对于这些早年来到中国的收藏家和外国学者来说,考古学家陈兴灿相信“中国史前考古学研究”,如果做出公正的评价,“有必要将学术研究和政治研究分开”一方面,他们的这些调查活动确实有助于现代科学在我国的传播,从中获得的数据也具有学术价值。然而,另一方面,这些行动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一些学者“把挖掘现场搞得一团糟”

此外,在私人挖掘中,许多信息,如地层关系和挖掘形式的分布,本可以通过科学挖掘获得,却不可逆转地丢失了。同样,1000块甲骨文,科学和非科学的发掘方法可以获得不同的考古信息。现安阳考古队副队长何玉玲告诉我们:“对于这种信息丢失,即使是最新的技术手段也无法恢复。”

甲骨文传播的另一个遗憾是文物保护和恢复带来的混乱。

目前,世界上殷墟约有15万块甲骨文。1949年以前殷墟甲骨文的大规模出售和发掘留下了许多问题。以藏在明义士的甲骨文为例,其中相当一部分在战争中被毁。然而,目前保存在中国的最大的明义士收藏品,目前藏在紫禁城的甲骨文,也被学者们认为是可疑的。在日本方面,仍然很难确认三井高建当年藏的3000块甲骨文的下落。中日学者尚未就日本人何时开始购买甲骨文达成共识。

本文将胡厚玄、王雨馨等学者的研究成果用于世界甲骨文总数、日本甲骨文分布范围和数量,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孙亚兵等学者的最新研究数据主要用于其他国家的收藏:

目前,中国约有128,000块甲骨(包括30,343块台湾甲骨和90块香港甲骨),其中大部分由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故宫博物院等国有学术机构收藏。

超过26,000块甲骨文保存在海外,包括日本12,443块、加拿大7,407块、英国3,141块、美国1,860块、德国855块、俄罗斯199块、瑞典111块、瑞士69块、法国59块、新加坡28块、荷兰10块、新西兰10块、比利时7块和韩国7块。

(参考书目:中国骨学,王雨馨著;松丸幸雄在日本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方辉的《明义士与他的收藏》:钱欢的《从日本人手中夺回的商甲骨文》

快3 香港六合app 快乐8下注 辽宁11选5 秒速赛车购买